戏重樱

虽然持续不断地产着玻璃渣,但我坚称自己是一个甜文作者

【剑三all你】遇见过去的他(1)

霸刀
       八岁那年,他爬上高高的海棠树,结果摔下来,伤了右手,从此只能苦练左手刀法。
       如今,你看着那小小的男孩,全无日后刀啸风吟壮烈豪迈的模样,满脸调皮之色,在枝叶葳蕤的树冠间穿梭,时不时发出一声笑,简直天不怕地不怕。
       忽然间,树枝猛地一颤,他惊叫一声,从上面摔了下来,你连忙赶过去接住他。纷纷扬扬的海棠花瓣落了满地,阳光从花叶的间隙中射来,一片浮光跃金,他从你的怀抱中睁开眼,看见的是你带笑的面容,比整个春天的花海更绚烂。
      “姐姐,你是谁?”小小的他问道。
      “我呀~我是你最重要的人!”又软又萌的情缘缘实在太可爱,你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小脸瞬间爆红,瞪大了眼睛瞧着你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从此,你变成了他的秘密,时不时就会突然出现在他的生命中,然后又悄无声息的消失。
        他渐渐地长大,少年的身躯像春日里抽条生长的新树,充满了青春的气息,一半稚嫩一半成熟,心中的爱意也渐渐萌发。
        他悄悄地喜欢着你,看你的眼神中闪烁着星星,迫不及待地向你展示他成熟可靠的一面。
       北地冬日严寒,大雪覆膝,他从小在这长大,倒不觉得有什么,你却冻得瑟瑟发抖,他连忙解下披风,罩在你身上,关切地问你:“这下不冷了吧?”其实他更想展开披风把你搂在怀里,可又怕你生气。
        披风上满是他的气息,仿佛他整个人都包围了你,你想起未来那个唯独对你一腔柔情的北国男儿,甜蜜的笑了:“无论是他,还是你,永远都待我这么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你的笑容却刺痛了他,他压抑着心中的醋意,尽量平和地问道:“他是谁?”
        你不假思索地答道:“他是我最爱的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霎那间,忌妒和怒火占据了他的心房,他紧紧的攥住你的手,问道:“那我呢?我又算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你一时间被吓到,根本反应不过来他是怎么了:“你……你当然是很重要的人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对这个答案丝毫不满意:“是他重要还是我重要?”
        你整个人都愣住了,这是什么鬼问题嘛,当然两个都很重要了,毕竟没有现在的他就没有未来的他啊!
        你的沉默让他的心沉入谷底,那一次不欢而散,他拼命地练着刀法,把冻结的冰河砍得稀巴烂,然后不断挑战山庄中的师兄师姐们,直到一年后,再也没有谁能打败他,他来到你面前,霸道的对你说:“你让他来,我要和他决斗,谁赢了你就是谁的女人!”
        你愣了两秒,然后哈哈大笑,扑进他的怀里,吻住了他,一番唇齿缠绵后,他心中郁气全消,志得意满,你才道:“你不是一直很好奇我的真实身份吗?我来自未来,是你的妻子。我属于未来的你,至于你,现在该去找过去的我啦!”
       你的话令他目瞪口呆,不敢相信,但转眼间你消失的无影无踪,与此同时,雪地里出现了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,却更加年轻的女孩,追着一只雪貂朝这边跑过来。
       他连忙跑过去,问道:“媳妇儿,是你吗?”
       年轻的你瞪了他一眼,抄起一团雪砸在他脸上:“哪里来的登徒子?不要脸!”

唐门
       他的童年是不幸且悲惨的,母亲出身烟花之地,父亲早逝,年幼的他在唐门受尽了欺辱,又一次,比他大的孩子们轻蔑的喊他贱种,仗着自己已经学了武就欺负他,他愤怒的反抗,却很快落败,蜷缩在地上,一言不发的承受着身上的拳打脚踢,目光沉默而隐忍。
       孩子们终于散去了,他晕乎乎的站起来,走了几步,摔倒在地,这时一个人影跑过来,然后他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       当他醒来,是在你温暖的怀抱里,你为他换了衣服,清洗了脸上的脏污,此刻正在给他喂药。你目光温柔,动作小心翼翼,仿佛他是什么珍宝一样,这种感觉,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,就像一个不真实的梦境。
      “糖糖!你终于醒了!”你露出惊喜的微笑。
      “我不是糖糖,你认错人了。”他眉目冷淡,语气沉静得仿佛是个大人,心中想着,果然,这样的待遇是不会和他有任何关系的。
      “你当然是糖糖了!第一,你姓唐,第二,你喜欢吃糖,第三,你那么甜,像糖一样!”你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感叹道:“果然好甜啊!”
       他怔愣的看着你,如他这样的出身,怎么会是甜的呢?合该是苦的,酸的……总之不会是什么好味道。
      “我不喜欢吃糖。”他说道。
      “哎?”你愣了一下,然后笃定道:“没关系,人的口味总是会变,你以后会喜欢的!”
        说完,你捧起了他刚包扎好的手,心疼道:“糖糖,痛不痛啊?”
        不知为何,他下意识的摇了摇头。
      “骗人!”你蹙起眉头,糖糖这个坏毛病这是从小到大都没变,无论受了什么伤,总说自己不痛,你可再也不会相信他了!
       你隔着纱布亲了亲他的手,眼中的爱意和怜惜像阳光将他笼罩,令他不知所措。你骗他说自己是他的守护精灵,只不过法力时灵时不灵,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现,他明知这是个拙劣的谎言,却没有拆穿。
        未来的他是如何爱你的,你便如何将这份爱给了现在的他,总在他最孤独的时候出现,为他打伞,为他束发,无声细雨般侵占他整个心房。
       十五岁那年,他第一次外出做任务,当目标的尸体倒在脚下,鲜血从他的衣袖上滴落,你却突然出现在了那里,他慌张地将刀刃藏在身后,却藏不住满身的鲜血,那一刻他几乎是绝望的,如此污秽的他,已经不配再得到你的爱了。
       你流泪了,走过去紧紧抱住他,他的一切你都知道,可为什么这些要让他来承受?
       为了不再让你看见这样的自己,他拼尽全力变得更加强大,终于在成年后离开了唐门。
       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个翩翩少年郎,那继承了母亲的美貌昳丽如皎月,迷倒了多少姑娘,他抚摸着自己的脸庞,心想,那么,她也会喜欢吗?
       你当然喜欢了,简直想睡他千万遍,只不过现在的他比你还小,这种事总觉得过于禽兽了。
       七夕那晚,你还是睡了他,你们肌肤相亲,翻云覆雨,他动情地亲吻着你,一面听你叫他糖糖,一面热情似火地在你体内顶撞,口中诉说着缠绵的情话。
       后来,他真的喜欢上了吃糖,那甜蜜的味道在口中化开,就像你的笑容。

苍云
       他说他对你是一见钟情,你不信,直到你遇见十五岁的他,擎刀立盾,玄甲加身,俊美的容颜冷若冰霜,看上去十分难以亲近。
      “雁门重地,请勿徘徊!”他不由分说把你驱逐到了旧城墙下面,临走之前面色冷肃地叮嘱你:“附近有野狼出没,不要乱走,等我站岗结束带你离开这里。”
       于是你站在下面一直观察着少年时代的他,仿佛在看什么美丽的自然景观,丝毫不知道他的耳廓悄悄地红了。
       傍晚,他终于交班了,带着你去了市面上,还请你吃了饭,吃完后他一本正经地对你说:“实不相瞒,我对姑娘一见钟情,敢问姑娘可有婚配?”
       你瞪大了眼睛,然后笑了:“其实那边根本没有野狼,你只是想让我留下来,对吧?”
       谎话被拆穿,他故作镇定,耳朵却再一次红了,你哈哈大笑,抱住他亲了一口,然后对他说:“我已经嫁人了!”
       他刚才还砰砰乱跳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,你却对他说:“我是你未来的妻子,已经嫁给你五年了!你胸口上有一道疤,是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被划的,还有你的脚,八岁的时候硬要逞强,结果被盾给砸了,在床上躺了好几天,你喜欢木犀花,因为你小时候住的院子里种满了木犀花……”
       你如数家珍地诉说着他的每一个秘密,可见你们之间是多么地亲密无间,仿佛你拥有他一半的灵魂。
       他想象着那样美好的未来,每一天都有你,只觉幸福又期待。
       他带你漫步在映雪湖,看万千灯火点燃,与满天繁星争辉,正如未来的那些日子,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,羽毛般的飞雪静静地落下,你就要回去了,不禁留下了眼泪:“我真舍不得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 他擦去你的眼泪,温柔地笑着:“傻瓜,哭什么啊?我们在未来还会再相见的!”
       你微笑不语,眼泪怎么也停不下来,不会了,你的未来里已经没有他了,他的生命永远终结在了二十五岁。
       洁白的雪花落满了你和他的头顶,风雪吹满头,也算是白头……

【剑三all你】全门派正太暗恋你

唐门
       初见之时,他跑到你面前摘掉面具,一脸认真地对你说:“唐门弟子只在心爱之人面前显露真容,姐姐你看了我的脸,以后要嫁给我!”
       他那时还只到你的腰部,脸圆圆的,一双墨蓝色的眼睛严肃的注视着你,简直萌到爆炸,你哈哈大笑,把他抱起来就是一个么么哒,玩笑道:“好啊,姐姐等着!”
       他踢蹬着短短的小腿,满脸通红的挣扎着:“我可是你以后的夫君,你怎么可以把我抱起来亲?快放我下来!”
       后来,他每天都来找你,送你各种暗器防身,只要一看到你,那双眼睛就会闪闪发光,里面仿佛浸满了蜜糖。
       你不知道,他偷偷存了好多老婆本,师兄师姐们都说他以后怕是个妻奴,你不知道,他就算训练完再累,也要坚持跑到你那去,就为了见你一面,你什么都不知道,你只是把他当个小孩子。
       有一天,他买了一块玉佩当做定情信物,兴高采烈的来找你,却看到你和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走在一起,有说有笑。
       他生气地质问你:“那是谁?”
       你对这位公子颇有好感,说了一连串的话来夸奖对方,他看出来你中意对方,愤怒地取出追命箭要找对方决斗,你拦住了他,让他不要胡闹,他委屈得眼睛都红了,泪眼汪汪地看着你:“说好了我长大以后你就嫁给我的,为什么说话不算话?就因为我还小,所以我喜欢你就是胡闹吗?”
       你惊呆了,那一刻才知道他是认真的,把他抱在怀里好一阵安慰。
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满了十八岁,他立刻就迫不及待地把你娶进门,生怕你被人抢了,新婚之夜,他和你云雨不休,邪肆的眉眼间染了欲望,别有所指地暧昧道:“姐姐,我现在可一点也不小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说着,又在你体内撞了一下。

苍云
       十岁的时候,他被你捡回来,你待他极好,每天亲亲抱抱举高高是少不了的,那些流浪的日子一下子就远去了,他觉得,十岁前所受的苦一定是为了遇见你。
        他默默地喜欢你,不敢告诉你,后来,他参军了,成为了苍云堡最勇猛的战士,他一身玄甲,眉目冷肃,手底下的兵没有不服他的,都说他是真汉子,没人知道,他在你面前可怂了,你一拍桌子,他都不敢大声说话。
      “姐姐,你别生气了,我错了。”一米八的大男人低着头在你面前认错,可怜兮兮的,好像一只被主人指责的阿拉斯加,耳朵都耷拉下去了。
      “知道错了就好,以后不能再不按时吃饭了,你这样要得胃病的!”你从小到大宠着他,即使他都从盾太变苍爹了,你依然觉得自己的形象无比高大,让他内心万分郁卒,其实他特别想把你按在墙上亲亲,但是又不敢。
       你最令他崩溃的一点是从来都没有意识到他已经长大了,有一次忘了拿衣服,你直接裹着浴巾从他眼前路过,他看着你若隐若现的身材,整个人都被这活色生香的一幕刺激得火烧火燎,赶紧去冲了个冷水澡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如果不是他已经有一百多斤,他怀疑你甚至会试图像以前一样把他举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有一天,你喝醉了,稀里糊涂就把他睡了,你醒来后整个人都懵逼了,羞愧万分地向他道歉,他怎么可能放弃这个好机会,立刻乘胜追击,让你对他负责,于是你嫁给了他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你才知道,这件事他预谋已久,那天晚上是他故意勾引你的,你睡他,他心里简直像炸烟火,巴不得你天天睡他。
      “姐姐,愿以手中刀盾,护你一世无忧!”

天策
       他是你养的小狼崽,名副其实的那种,他自小在狼群中长大,山里的猎户们打猎的时候发现了他,把他带进了人类世界,可他野性难训,见人就咬,结果被关进了笼子里。
        说来也奇怪,他偏偏不咬你,你伸手进笼子摸他,他主动就把头凑过来,还舔了你一口。猎户见你们有缘,就把他送给了你,于是你去买狐狸皮,还附赠一个小男孩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会说话,你就教他说话,你指着自己说姐姐,他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疑惑地看了你一眼,然后嗷呜一声。
       “桌子!”“嗷呜!”
       “椅子!”“嗷呜!”
       “太阳!”“嗷呜!”
       “老婆!”“老婆!”
       “哎,算了!”你挫败地捂着头,正准备放弃,转瞬却惊讶地大喊:“咦咦咦?!什么!你刚刚是说话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你不死心地又试了一次,结果你说什么他都一个劲地嗷呜,只有你说老婆的时候他叫得可欢。
        小狼崽又听话又黏人,整天跟在你身后,像条小尾巴,你让他往东他就往东,让他往西他就往西,唯一不好的就是他对外人太凶了,同街的小孩都被他打了个遍,没人敢靠近他。
        为了让他融入人类世界,同时也是为了磨练他,你毅然决然地把他送入了天策府,进府的那一天他搂着你的腰不放,哭得停不下来,你安慰了好半天他才明白你不是要扔掉他,依依不舍地和你告别。
        兵哥哥们笑着把他带进了府里,说他是没断奶的小奶狗,但是一训练起来才知道,他人看起来小,力气可一点也不小,同龄的孩子全部被他给撂翻了,统领听了哈哈大笑:“我们天策府就需要这样的小狼崽!”
        后来,小狼崽长大了,变成了威风八面的狼王,嗷呜一口把你给吃了,他告诉你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舔你是在标记你,狼群里的公狼和母狼好的时候都会舔母狼,表示这是它的狼了!


【男神all你】思美人(3)

#嫖尽男神#
#女主是个渣#
#见一个爱一个#
#红颜祸水,喜新厌旧#
#行走的情话机#

        你做了一个梦,梦里你是唐门的小小姐,自幼体弱多病,一时一刻都离不开药,万花谷的神医断言你活不过二十岁。长辈们因此对你多有怜惜,所求无有不应,堂哥堂姐们也在长辈的叮嘱下对你照顾有加。
       你有四个哥哥,两个姐姐,其中最小的唐无乐对你最好。你还在摇篮里的时候,哥哥姐姐们争着抢着要抱你,每次都是唐无乐这个鬼灵精力挫群雄,第一个把你抱在怀里。
       你第一次开口说话时,叫的不是爹爹,也不是娘亲,而是哥哥。姐姐们都快嫉妒死了,哥哥们则是争得面红耳赤:“小婉叫的是我!”“是我!”“明明是我!”“你们几个要不要脸?我才是小婉的亲哥哥!”
        最后四个哥哥一字排开,每一个都笑容满面地问你:“小婉,谁是哥哥?”
        你伸出圆滚滚的小手指向唐无乐,咿咿呀呀道:“哥哥!”
        唐无乐一脸得意,抱起你亲了好几口,炫耀道:“哎!哥哥在这!小婉真是我的好妹妹!”
        理所当然的,唐无乐被拉到演武场爆揍一顿。
       渐渐的,你长大了,能跑能跳了,唐无乐带着你满唐门地浪,他载着你用机关翼在天空中滑翔,到竹林里挖竹笋逗熊猫,还把自己做的第一只机关小猪送给了你。
       唐无乐生性张扬,乖戾跋扈,经常在外面惹事被罚,可你总是护着他,眼泪汪汪地哭求:“不要打无乐哥哥,要打就打小婉吧!”
       长辈们立时就垂头丧气,偃旗息鼓,不痛不痒地把唐无乐关进了祠堂里,可即便是这样,你还要偷偷带吃的给他。隔着一道门,你抹着眼泪哭道:“无乐哥哥,你以后别这样了,你现在就这样会惹祸,长大了更没人能治住你啦!到时候会有好多仇家来杀你,你死了,小婉怎么办?”
       听见你的哭声,唐无乐瞬间就急了,那眼泪像刀子一样扎在他心上,比他爹的棍棒还厉害:“小婉,你别哭了,我发誓,以后再也不敢了!”
       从此以后,唐无乐收敛了很多 ,很少再被罚跪祠堂,即便在外面寻衅滋事,也绝不被人抓到把柄,让人想罚他都找不到证据。
        十五岁那年,你大病了一场,险些就香消玉殒,药王孙思邈用尽全力才保你一命,只是却需要你在万花谷修养一年,每日以落星湖的湖水沐浴。
        裴元第一次见你时,你苍白着脸躺在病床上,宛如一朵即将凋零的鸢尾花,可是你却努力地笑着,眨着星星般的眼睛乖巧温顺道:“小哥哥,以后就要麻烦你照顾我了,我叫唐小婉,你可以叫我小婉!”
        阳光照在你身上,你的笑容如春光般灿烂,好像被整个世界宠爱着,可是他知道,不是,世界对你很残忍,它将在你二十岁那年夺走你的生命。
        万花谷四季如春,风景如画,是个当之无愧的世外桃源,你在这里过得很开心。每当裴元要采药时,你总是跟在他身旁,他则会温声细语地向你解说每种草药的药性,以至你后来都可以做半个大夫了。
       万花多名士,只要想学,琴棋书画皆可精通,你和裴元常常一起去请教那些高人隐士,回来后再互相讨论,可谓是高山流水的知音。
       有一天,你进了裴元的书房,无意中发现了一幅画: 一树繁花下,你头戴花冠,翩翩起舞,宛若惊鸿仙子。再展开其他的画卷,也无一例外都是你:睡着的你,看书的你,下棋的你……
       你早已走入他的世界,深入骨髓。默默掩上画卷,你假装什么事都不知道,走出了书房,裴元看着你离去的背影,已经知道了答案。
       很快地,一年之期到了,唐无乐亲自来接你回唐门。临走前,裴元向你诉说心意,你拒绝了他:“我本是薄命之人,又何必与这世界纠缠不清,平添伤感?忘了我吧,只当我从未来过万花。”
       暮春花落,裴元看着唐门远去的马车,垂眸苦笑:“因为知道不会有好结果,所以连开始的机会都不给我吗?”可你叫我,如何相忘?
       回来后,你把自己锁在房门内,哭了一回,唐无乐听了还以为裴元欺负你,当即就要提着机关弩打爆他的头,你一把打开房门,怒喝:“不许去!去了我就再也不理你!以后凡是和他有关的一切,我都不想知道!”
        唐无乐素来听你的,即便想为你去万花报仇,也不得不息了这个心思,后来的后来,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正轨,你在唐门,他在万花,相去万余里,各在天一涯。
        流年宛若指间沙,转眼间,三年过去了,你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那惊世的美貌令天地都黯然失色,多少颗翩翩少年郎的心遗落在你身上,但你却从不接受。
       唐无乐接任了逆斩堂堂主之位,以他这般年纪,实在是旷古绝今,他谁也没告诉,却唯独让你知道。
     “无乐哥哥,你手上怎么有血?你受伤了?”一日,你在院子里晒太阳,猛然却看见唐无乐手上有伤口,顿时皱起了眉头,心疼得不得了。
     “没事,收拾了几个龟儿子,一点小伤而已。”唐无乐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,心里后悔没戴个手套过来,让小婉妹妹担心了。
     “哪里没事了?这么长一条口子!”你瞪了唐无乐一眼,唐无乐立刻缴械投降,乖乖认错。
     “以后可别这样了,唐门的手多重要啊!要是坏了还怎么摆弄机关暗器?”你替唐无乐将手包扎起来,然后像对待小孩子一样吹了吹,在他手背上落下一吻。
      “小婉亲亲就不痛啦!”阳光下,你笑靥如花,那个轻柔的吻隔着绷带仿佛落到了唐无乐心间,让他心中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,当天晚上,他一整晚都梦到了那个吻。
        有些事一旦开了头就一发不可收拾,唐无乐开始越来越多的产生了不该有的情绪,他见你在树下看书,那双清澈的眼睛含着笑意,只觉比天上的星星还闪耀,让他想要亲一亲。
       冬日里下雪,他不再想为你披上斗篷,而是想把你抱在怀里,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你。他甚至为那些看向你的爱慕眼神而暴怒,想要把你藏起来。
       他疯了。
       唐无乐陷入了一场不能宣之于口的暗恋,他也曾想过绝了这个念头,但处于爱的沼泽中的人总是越挣扎,就陷的越深,他已不能回头了。
     “小婉,我们来念诗好不好?愿得一人心……”
      “白首不相离!”
      “山有木兮木有枝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心悦君兮君不知!”
      “只愿君心似我心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定不负相思意!”
        一句句动人的情诗从你口中念出来,仿佛是在和唐无乐海誓山盟一样,他温柔地望着你,就这样轻易被满足,可他忘了,你终究是要嫁人的。
        唐傲天将你许配给了霸刀山庄的庄主柳惊涛,以唐无乐的性子,自然是大闹了一番,可他只是你的堂哥,无权决定你的婚事,他甚至不能堂堂正正地向柳惊涛宣战,告诉世人你是他心爱的姑娘!
        出嫁的前一天晚上,唐无乐来找你,他喝了很多酒,鼓起勇气告诉你:“小婉,不要嫁!我喜……”
      “不要说!”你决绝地打断了他:“无乐哥哥,你以后会找到人和你地老天荒的!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死一般的沉默,聪慧如你,怎会看不破他的心,你只是不愿给他机会,一如你当初拒绝裴元。
      “小婉,再让我抱抱你好吗?”唐无乐的脸隐在黑夜里,看不清表情,可他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。他是逆斩堂最出色的杀手头子,出任务时冷酷无情,无论面对多可怕的对手都不畏生死,可这一刻,他颤抖了。
       “小婉,你在北地……要好好的。”唐无乐用力地抱着你,把头埋进你的发间,艰难地说出了这句话,说完后他如孤雁般飞掠出你的院子,两行眼泪从他眼中滑落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唐无乐没有参加你的婚礼,这对他来说太残忍了。你嫁去了霸刀,柳惊涛待你极好,一开始他只是打算和你相敬如宾而已,可爱这种东西根本就难以控制。
        他以为他喜欢的是北方豪爽的姑娘,可你微微一笑他竟抵挡不住,少时他曾想过与自己的妻子策马奔腾,笑傲江湖,而现在他脱下貂裘,把你裹得严严实实,抱在怀里亲吻。
        柳惊涛为人一向快人快语,豪迈壮烈,十分瞧不起南方人扭扭捏捏的做派,可在你面前他总是温声细语,关怀备至,像一把敛尽了锋芒的宝刀。
      “小婉,你真甜。”锦帐罗帷中,他尝尽你唇间甘冽,说出这么一句荤话来,你羞愤难当,踹了他一脚,他反倒握住你的玉足,在上面落下一吻。
        层层锦缎从你身上褪下,柳惊涛与你交织缠绵,热情似火地探索着你的身体,他一次次冲撞着你,在你体内进退不休,用浊白的液体将你灌满。
        可惜你身子弱,往往做了一次就受不住了,很少有能承受他两次的时候。
      “好小婉,再给我一次好不好?你不动,我自己来,我会让你快乐的。”柳惊涛衔着你的耳垂,温热的舌头舔过你的耳廓,你迷迷糊糊地就答应了他。
        嫁给他五年后,你的身体开始渐渐虚弱,柳惊涛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,请了万花谷的名医来给你看病,你万万没想到,竟是裴元!
       那时孙思邈已死,当世医术最高的便是裴元,他一生救了无数人,却唯独救不了你,眼睁睁看着你一步步香消玉殒。
        你死之后,柳惊涛一辈子没有再娶,百年之后与你合葬,裴元则四处行医,终于在耄耋之年找到了治疗先天亏损的方法,并将药方无私的公诸于众,据传:此药方名为怀婉,是裴大夫为了纪念少时恋人所做。
        川蜀唐门,唐无寻走进昔日小婉妹妹居住的院子,果然见到弟弟坐在树底下摆弄机关,他叹了口气,想起父亲交代给自己的使命,劝道:“无乐,你如今不小了,也该成家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唐无乐的手顿了顿,看着唐无寻坚定道:“哥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      “是谁?”
      “一个你我都清楚的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唐无寻苦笑:“原来你真的喜欢她。”
        唐无乐嗯了一声:“下个月我就会离开唐门了,她在的时候身体弱,没办法离开唐门去外面的世界,只能靠书中的描绘来想象,从今以后,我会替她走遍这世界的每个角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