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重樱

虽然持续不断地产着玻璃渣,但我坚称自己是一个甜文作者

【男神all你】思美人(1)

#嫖尽男神#
#女主是个渣#
#见一个爱一个#
#红颜祸水,喜新厌旧#
#行走的情话机#

       你做了一个梦,梦中有个少年在梅树下舞剑,他年幼稚嫩,眉宇间却是敛不尽的霜雪之意,一个男人牵着你走上前,把你交给他,然后便消失在茫茫大雾中。
       少年名叫西门吹雪,是万梅山庄的庄主,自小痴迷剑术,不问世间之事。他把你交给管家后就自行离去了,从头到尾没跟你说过一句话。你在管家的安排下住到了他旁边的问雪阁,从此成为了万梅山庄的大小姐。
       西门吹雪是个冷漠的少年,他的眼中只有剑,可是有一天,他发现身边多了一个小尾巴,那个叫瑶光的女孩每天都守在梅林里,看自己舞剑,不管刮风下雨,都雷打不动。自己要是偶尔回头看她一眼,她就像是被阳光照耀的向日葵,笑得无比灿烂。
        终于有一天,西门吹雪忍不住问道:“你也喜欢剑吗?”
        瑶光愣了一下,摇摇头笑靥如花道:“我不喜欢剑,我只喜欢你!”
        西门吹雪仿佛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,下意识地退却了一步,接下来的一整天,练起剑来都不得章法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,瑶光发现西门吹雪其实并不像表面上那样难以接近,于是越发得寸进尺,吃饭的时候不停给他夹菜,还给他讲笑话,甚至他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,像只粘人的小奶猫。他要是厉声呵斥她一句,她就泪眼盈盈,叫他没了办法。
        就这样,瑶光成功的走进了西门吹雪的世界,伴他度过了懵懂的少年时光。两个人有时在藏书阁中呆一整天,阅读古今中外的书籍,有时爬到屋顶上对月共饮,共赏漫天星光,但更多的时候还是一人舞剑,一人弹琴相伴。
       西门吹雪习惯了瑶光的存在,并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变得越来越在乎对方。他会在瑶光追不上自己的时候驻足,由此学会了等待,他会在瑶光遭遇危险的时候拔剑,由此学会了保护,他还会在雪落的时候为瑶光披衣,并由此学会了温柔。
       瑶光对他而言不是仅用青梅竹马四个字就可以形容的,她是等待,是保护,是温柔,更是陪伴。若有一人能够与他白头到老,那人只会是瑶光。
       情到浓时难自抑,那天晚上,瑶光和西门吹雪越了界,两人在梅林中春风一度。月光下,瑶光的肌肤如雪一般,让西门吹雪欲罢不能,他在上面烙下一个个吻痕,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,然后进入了瑶光的身体。
       欢愉的浪潮一阵接一阵,几乎让西门吹雪失控,他掌控着瑶光,和她共入巅峰。自此之后,两人亲密更胜从前,已是时时刻刻离不得对方,直到有一天,瑶光枕在西门吹雪怀里问道:“如果我和剑之间你只能选一个,你选谁?”
       西门吹雪久久沉默,瑶光气极了,一下推开他,跑回自己房间去。等到第二天西门吹雪再去找她,却发现她竟然离家出走了!
        瑶光一路南下,到了江南时,身上的银子已经都花光了,连客栈都进不去,只能大半夜的站在外面吹冷风。她越想越委屈,最后蹲在地上哭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 百花楼中,花满楼本已安寝,半夜却听到有哭声,他提灯下楼,就捡到哭卿卿的瑶光一枚,小姑娘哭得眼镜都红了,哆哆嗦嗦像只小兔子,又听话又惹人怜爱。
       花满楼把人领上楼,安排住下,第二天就收到了一张好人卡,瑶光满脸感激的对花满楼道谢,但是对自己的身世来历却是一个字也不肯说。花满楼没办法,只好暂时把人留下。
       相处了没几天,花满楼就发现瑶光实在是个聪明伶俐的好姑娘,她打从一开始就发现了花满楼是个瞎子,却什么也不说,只默默地跟在他身边,帮他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。
       她生得美丽又可爱,整条街的人没有不喜欢他的,寻常姑娘在她这个年纪难免自恃美貌而显得有些骄纵,她却没有这些坏脾气,总是像小太阳般笑着,感染着周围的人都露出笑容。花满楼时常在想,到底是谁,竟然舍得把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气得离家出走呢?
        瑶光在百花楼待了两个月,花满楼开始越来越少地提到要送她回家,最后甚至假装忘记了这件事。他只要一想到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会陪他一起照料花草,再也没有人会在紫藤花架下,用又甜又软的声音为自己念书,就觉得全世界的花都凋零了。
       重阳佳节,两人一起游街,后来又买了一叶轻舟,共赏湖光山色。瑶光借着酒意问:“花满楼,你喜欢我吗?你要是喜欢我,我嫁给你好不好?”
       花满楼的心剧烈地跳动了起来,他忍不住吻了瑶光,然后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,瑶光将他推倒在了船上,亲密地与他缠绵。她的吻落在他的脸颊上,颈脖间,像火苗一样燃烧了起来……
       也许从前的她只是一个假象,今夜的她才是真实的她,像妖精一样,妩媚冷艳,勾人心魄,但是没用了,花满楼已经落入了她的网中,今生今世也逃不脱了。
       浩淼的湖心中,旖旎的一幕正在上演,俊美的公子压在姑娘的身上,探索着对方的身体,他向来克制,此刻却陷入了疯狂,放纵地索取着姑娘,并最终在姑娘体内留下了痕迹。
       原来这就是爱,爱使人失去理智,花满楼吻着瑶光的双唇,恨不能把她揉进胸膛里去。
       但或许两个人终究是没有缘分,在一天上街的时候,瑶光被人掳走了,等她醒过来的时候,就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和自己一起的,还有许多不认识的女孩。
       每一天,都会有一个女孩消失,所以尽管享受的锦衣玉食,恐惧的氛围依然在漫延,终于有一天,轮到瑶光了。她被带到一间装饰华美的屋子里,本以为面对的会是一个恐怖的家伙,谁知对方竟是清雅华贵的贵公子,若说西门吹雪是山巅雪,花满楼是云间月,那么他就是水中莲。
        可惜莲花总是生于泥淖之中,当这位贵公子扯去衣衫,求瑶光鞭打他时,他的骄傲就碎掉了。
        啪!啪!啪!一记又一记鞭子抽打在宫九身上,使他感到刻骨的欢愉,仿佛是鱼儿遇到了水一样,整张脸都是靡艳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 瑶光打到后面就打不下去了,她扔掉鞭子,蹲下身去捧住宫九的脸,温柔地亲吻他的额头:“你感到快乐吗?可是我却为你而心痛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 那个吻像朵花一样,落在了宫九心尖,他整张脸上都露出迷茫的表情,一动不动地凝视着瑶光,可素来能洞察人心的他却没能从里面找到一丝鄙夷,她说的,不是谎言吗?
       瑶光成为了唯一一个活着留下来的女孩,宫九让她做自己的贴身侍女,时时陪伴在侧。瑶光能够感觉到,宫九的目光一直聚集在自己身上,像是一只多疑的狐狸,心中怀着浓浓的警惕与好奇。
       可惜两人之中把握着主动权的永远是瑶光,每一次犯病,瑶光的温柔总是令他心神动摇,他的思念与渴望与日俱增,简直像是吸毒成瘾了一样。
      “阿九……阿九……阿九……”少女的声音如魔似魅,撩人心魄,宫九沉迷了,他将瑶光抱到床上,深切地吻着她,带着薄茧的手脱去了少女的衣裙,露出洁白无瑕的身体,宫九着魔般在上面亲吻抚摸,陷入了欲望的狂潮。
       宫九爱上了瑶光,他源源不断地从瑶光身上汲取着爱意,用绫罗绸缎和稀世珍宝来取悦她,希望对方能用爱的火焰将他熊熊燃烧。
       宫九不知道在他之前瑶光有没有别的男人,他也不在乎,反正瑶光只能属于他,要是有人敢来抢,便唯有一死!
       于是当西门吹雪终于找到瑶光时,两人展开了生死决战,西门吹雪功力略逊一筹,眼看就要被宫九杀掉,瑶光忽然间冲了上去替他挡了一剑。
       洁白的雪地里,鲜血如玫瑰般盛放,宫九当时就吐出一口血来,只觉心中痛到了极点:“不!瑶光!你不能死!”
       瑶光摇了摇头,露出一个笑来,那笑容一如往昔般灿烂无瑕,却像刀锋一样刻在西门吹雪的心中,沁出血来:“阿雪,你终于不用在我和剑中作出选择了,因为……我替你选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说完,瑶光就失去了声息,宫九也跟着自尽,西门吹雪悲痛万分,一夜之间青丝成雪,玉罗刹为了不他崩溃,只好封住了他的记忆。
        从此以后,万梅山庄再没有什么大小姐,西门吹雪像从前一样一心向剑,不问世间之事,他就像是山巅之雪一般,不染尘俗,似乎任何事都不能影响到他。
       只是当他在藏书阁中时,常常会觉得缺少了什么,当他跃上屋顶观赏星光时,总会下意识的带上两个杯子,当他在梅林中舞剑时,总会让管家在旁边摆一张琴。
       终于,当西门吹雪练就无情剑的最高境界时,玉罗刹的封印碎裂了,所有的记忆如白雪般纷飞而来,覆盖了西门吹雪的全世界。霎那间,他感到从未有过的荒凉。
      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,我本可以容忍黑暗,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,成为更新的荒凉。

评论(23)

热度(118)